[乘龍] 咚咚咚

[乘龍] 咚咚咚


一時衝動,無法挽救……瞬間全世界都知道。


龍戩急忙將手機關機,拿起悠遊卡與鑰匙便匆匆出門。

走進捷運站,聽見列車進站音樂是結婚進行曲,更是發窘。

龍戩從藍線轉到綠線,心還是忐忑不安,想打開手機,可更害怕對方的回覆。

於是暫時當隻鴕鳥,逃離世界。


從三號出口走出,艷陽高掛,龍戩看著路旁滿到歪倒在地的腳踏車。

想起十年前的那天,與一票同學在大草地一起擲飛學士帽。

拍完團體照後,他等了很久,大哥說要帶姪子們來觀禮,始終不見人影。

後來,他接到警察來電。


「請問你是龍漪的家人嗎?」


「他與兩個孩子發生車禍,現在在妖市醫院急診室……」


那瞬,忘了呼吸,眼前一黑。

幸虧千乘騎發現,伸手一拉,將他撐扶到樹蔭下,餵幾口水,等他緩口氣後才問發生什麼事。

龍戩回過神來,臉色發白地急忙告知方才電話內容。

千乘騎謹慎地向龍戩提出借看手機號碼的要求,再用自己的手機打電話查詢是否是詐騙電話。

而後,立即陪著龍戩一起搭小黃到醫院。


「別怕,我陪你一起面對。」


那天,他的親人只剩下兩個五歲大的姪子。

那場車禍,讓他與千乘騎缺席畢業典禮,一同一夜長大。


「龍戩,我陪你一起養孩子。」


在他最不知所措時候,很多事他還沒開口,千乘騎便明瞭,主動接手處理好大半。

那段時光過得很混亂,一言難盡。


思考往後生活,他同意千乘騎的建議,將大哥房貸狀況釐清後將房子變賣。

拎著姪子們搬進與千乘騎共租一間有兩房一廳一衛浴的房子,展開同居生活。

他知道千乘騎畢業打算是回南部找工作,結果為了他留在北部,極少回家。

那時,有許多過意不去,尤其是對千乘騎的家人。

日子很忙,他放棄所學專長,轉職保險業,最主要是時間較為彈性,讓他可以有多點時間陪伴姪子的成長。千乘騎投入金融業,從銀行員做起,然而家裡所有的投資理財等財務規劃全交給千乘騎打理,他們時不時會討論做些業界的八卦交流。

家裡大事由千乘騎做主,小事由龍戩負責。雖是這麼說,像三餐準備與家務打掃部分也是千乘騎,而龍戩負責子姪子們的上下學接送與學校生活管理。千乘騎不太干涉龍戩對姪子們教育的方式,他只在意基本的生活衛生習慣與定期安排戶外活動。

千乘騎認為比起讀書,定時運動更為重要,所以每到假日,他常常拖著兩個小屁孩到運動場,開場白總是這樣對他們說:「不管哪種運動,只要你們誰能打贏叔叔,叔叔可以答應你們一個要求。」

然而這十年裡,屁孩變成青少年仍是每戰每敗,直呼「叔叔太變態,不好玩!」。他們沒有放棄打倒這巨人般的運動健將,總是想再過幾年絕對可以,可是目前沒有成功過,唯一的收穫是在校體育表現頗為亮眼。

在這十年裡隨著孩子們的長大,他們再次搬家,改租一間三房一廳兩衛浴的空間。

其實千乘騎這幾年在投資上有大賺一筆,有能力買房,但龍戩不肯。希望他能省點用,不然就是建議千乘騎不如多多寄錢回老家補貼家用,最好是能親自回去多待幾天。這幾年的逢年過節,千乘騎一直陪著他們一起過,即使過年回老家也是當日來回的來去匆匆。

每次龍戩想跟他討論家的重要,千乘騎總說:「每年有定期回家打卡,況且家裡還有妹妹顧著,有事她會主動聯絡我。」堵得龍戩不知該如何繼續勸。

大三的暑假,他與千乘騎曾挑戰七天單車環島,環至南部時曾借宿千乘騎家,與千乘騎的妹妹狼取去打過招呼。龍戩記得狼取去不太愛搭話,與千乘騎的互動也頗為冷淡。那時有些在意便與千乘騎討論,千乘騎說:「小女孩的叛逆期,別管她。」龍戩總覺得千乘騎應該對狼取去要更溫柔點。

有一年過年,龍戩曾動念想陪千乘騎一起回家。但得帶上姪子們,這樣拜訪好像有某種說不上來的奇怪?後來與千乘騎聊過,不如他跟姪子們住在他老家附近的旅館,他們到附近觀光景點玩個幾天,不打擾千乘騎的家聚時光,屆時再一起搭車回台北。

千乘騎聽完表示:「龍戩,我不喜歡被排除在外的感覺,要就是一起行動,你們住旅館,我也要一起住。畢竟我是財務大臣,沒有我出錢卻無法共享的道裡。」

「…………」所以後來不了了之。


千乘騎根本不用將自己的人生與他串在一起,陪他一起帶小孩。

當下他拒絕過很多次,就是無法勸退千乘騎的堅持。

再加上那時他真的很難受,不知未來該怎麼辦才好。

當覺得快不行的時候,千乘騎分擔部分的壓力,包括處理某些他不擅長的事。

有人陪在身邊一起面對,一起學習帶孩子的生活,讓他覺得呼吸變得容易點。

相信他們可以做得到,能把小孩照顧好,也能讓自己活得很好。


龍戩躺在母校的大草地上,陽光熱得很辣眼,他不在乎。

回想從畢業到出社會工作的這段期間,苦到後來,越來越回甘。

這一切多虧千乘騎的存在,讓他不用一個人獨自面對這世界的殘忍。

進而創造更多的歡樂回憶,共同拍了許多有趣的生活照。

所以在今天,他想將藏在心中許久的話,讓千乘騎知道。


衝動是魔鬼,一早睡醒,龍戩收電子信箱時看到一則訊息:

『千乘騎是今天的壽星,別忘了送上祝福!』

點擊前往視窗頁面,敲打一行話便射後不理,急忙逃家出走。

訊息發送完成後,忽然深深感到龐大的羞恥,完全不是他的作風。

不如等等補個抱歉圖示,說他被盜帳號了,推說是誤會一場?


「龍戩,回來找青春嗎?你的手機怎打不通?」

一道黑影遮住眼前的烈陽,咚咚咚,心跳加速運轉,讓他停止呼吸。

龍戩愣得不知該如何回應,尤其不清楚對方是否已經看過那則訊息。

「怎麼,熱暈了?」準備將手貼在龍戩額頭卻被躲開。

龍戩往旁邊一滾,狼狽地爬起來,咚咚咚,不是幻覺,真的是本尊駕到!

「我沒事,你……怎知道我在這?」眼睛亂晃,就是不敢與千乘騎對上眼。

龍戩很明顯地不自在的躲避狀態,千乘騎看在眼裡,沒打算多問。

「嗯、下意識覺得可以在這裡找到你,不知不覺我們也畢業十年多了啊。」

「喔……」很少在千乘騎面前那麼尷尬,不知該如何接話。

「龍戩,我想你知道-我的付出從來不是要向你討回報,全是我心甘情願。」

「知道,千乘騎,我也不會搞錯自己的情感……」

「那關於你的祝福,我的回覆已經寫好了,你看如何-」

千乘騎將手機解鎖,登入臉書,將畫面停在龍戩的留言上,把回覆點開。


﹝這貼文寫什麼內容,怎麼我看一片白啊?﹞

﹝@千乘騎 快來臉咚二爸這篇啊!叔叔生快~~~﹞

﹝沙發你不孤單,要不要跟地板我一起換副眼鏡,現在兩人同行有打折喔。﹞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樓上,他們早住在一起啦~~~﹞

﹝為了@千乘騎 後半生的幸福,已截圖存檔~~~﹞

﹝\鬧洞房/\鬧洞房/\鬧洞房/\鬧洞房/\鬧洞房/﹞

﹝@郎取去 妹子,快跟上隊伍看閃光啊~~~﹞

龍戩越看越羞得無法抬頭,更別說偷瞄千乘騎現在的神情,心跳咚咚咚地往下看。

﹝二爸,我支持你們!現在我跟哥哥報名花童會不會太大隻?﹞

﹝哼!用這麼多年,終於肯昭告天下給我哥名分?﹞

﹝\登記結婚/\登記結婚/\登記結婚/\登記結婚/\登記結婚/﹞

﹝謝謝大家,可以開始準備紅包,我與龍戩歡迎各位吃囍同樂。﹞

﹝@龍戩 這是我收到最美好的生日祝福;)﹞

千乘騎如那則訊息的希望,張開手掌,等待他的主動靠近。


《 千乘騎,我喜歡你,我想牽你的手,牽一輩子,可以嗎?生日快樂:) 》


「龍戩,一直以來是我想留下來陪你生活,謝謝你給我無比美麗的日子。」


(完)

=====================

PS.不論是(兩房)還是(三房),千乘騎與龍戩一直是在同房狀態喔:)

由紀,生日快樂,平安喜樂,願你幸福快樂:)


14 Jul 2017
 
评论
 
热度(9)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