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草] 放牛班的春天

放牛班的春天 (神無月&草一色)



炎炎夏日,蟬鳴如雷。

「頭家,一手台啤與一包可樂果,安捏挖賊?」

神無月專注解報紙上的數獨,聽到聲音,抬眼一看,皺起眉來,這笑得極痞,眼睛賊賊的小鬍子怎有些眼熟?對方綁著小馬尾,膚色偏褐,穿著迷彩吊嘎背心,下半身黑色軍褲配著夾腳拖。略點頭致意,保持基本禮儀,神無月放下筆,起身走到零食架上抓包可樂果,再打開冰箱拿出酒,放在櫃台,抽一只塑膠袋裝好。

「總共是兩百四十元。」

「今仔日是我生日,打個折好某?」

神無月走到冰箱,拆出一罐養樂多,放入袋裡。

「小店生意,恕不打折,請一罐養樂多,總共兩百五十元。」

「頭家,為何會多十摳?」

「使用者付費,不是應該的嗎?」

「神無月,憑咱倆的交情,你也要算那麼細?」

指名道姓的攀關係對神無月來說不算甚麼,在這小小鄉鎮裡,誰不知他家是開雜貨店。

「我這不歡迎奧客。沒有要買,請離開這。」

神無月準備從袋裏拿出養樂多、啤酒冰回冰箱。

「喂喂,沒說不買啊,哪!兩百五。」將錢放在桌上,立即搶走神無月手上那袋。

神無月收好錢,看著賴著不走的客人正悠哉地靠在門邊,拉開拉環,喝起啤酒。

「切,你認不得我阿?」語氣頗為不耐煩。

神無月保持沉默,打量對方,試著從他臉上找出更多的蛛絲馬跡,是有覺得眼熟,回想十幾年的同事、廠商、業主、參加過的結婚喜慶畫面,時間退至到大學,仍是沒有任何與對方有關聯的資訊。

「神無月,那一年的夏天,我成了英雄!」

對方說出頗為得意的提示,彷彿這是他人生中最值得驕傲的事之一。

「……那一年夏天,你揍我一拳,草一色。」左眼還記得那拳的痛感。

「賓果!壽星請你喝瓶養樂多,沖沖喜。」草一色笑得很開心。

那一年夏天,他們不打不相識。



(待續)

=======================
一小段的開始,後續慢慢爬。

19 Jul 2017
 
评论
 
热度(4)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