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華] 一廂情願 (序)

[硯華] 一廂情願 (序) 


前些日子鬧得沸沸揚揚的三角戀票選活動,也讓北冥華非常非常非常地~氣噗噗!

「為何沒有想到我!我可是魚見魚愛,蚌見蚌開,海境皇子F4裡最受歡迎的呢!」用食指撥撥帶著浪漫氣質的黑瀏海。

不管是北冥縝告白誤芭蕉或誤芭蕉表情硯寒清,

正如常言道:「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那、男追男呢?」

北冥華認為、男追男不過隔面牆,沒啥困難,他信心滿滿,準備翻牆! 

※※※※

海境紛紛擾擾雖然落幕,可善後工作累得眾魚時不時翻死魚眼,想混水當個閒魚,根本是不可能。

縱使硯寒清多麼想安安穩穩窩在御膳房,仍得遵從命令,不時被外派支援,協助王宮內外整頓工程。他明明只是小小的試吃官,為何公文撰寫、官員挑選、官服改版、城牆翻修等等根本不是他專門領域,怎全找上他做顧問諮詢?我容易嗎我!日日忙到深夜歸宅,再繼續下去,他真的會過勞大翻魚肚啊。

硯寒清邊推開房門邊想明早不如找鱗王反應,希望能降低他的共體時艱參與程度。跨過門檻,面對一室漆黑,硯寒清邁步毫不遲疑走到桌案附近,摸尋燭台時,聽到窸窣窸窣的聲音……

「愛卿~~~歡迎回來,讓我用愛幫你點燃光亮。」 這瞬燭火燃起,將室內逐漸照亮。

一聽到那熟悉音調,硯寒清偏頭痛瞬間襲來,無須打量不速之客的模樣,他便知曉來者何魚。

硯寒清頗為無奈卻不得不拿出恭敬態度,「殿下,請問深夜來訪有何要事?」微微躬身靜待著。

「愛卿~~別那麼拘束嘛,將我當好哥們好兄弟好捧友的方式相處即可。」

北冥華小心翼翼將燭台放在床旁的小桌几上後,維持半臥之姿窩在被子裡,對著硯寒清眉開眼笑。

這閃亮亮的笑顏讓硯寒清看得頭皮更麻,無語凝噎。

一整天在外頭奔波,身心靈早已累癱,只想好好休息睡個覺,怎料此刻蹦出這位大大……如果可以,假使他現在穿的是夜行衣,絕對毫不客氣將北冥華連被帶魚打包丟回王宮!他很想這麼做,非常想-可惜、他現在是硯寒清,吃著公家飯,不能得罪老闆的孩子,唉-這就是當魚不夠低調,不再是邊緣魚的最大壞處,麻煩擋不住的一直來一直來。

不如當場昏倒,拒絕面對眼前的一切,如何?硯寒清苦笑考慮可行性,卻更怕北冥華不按牌理出牌所衍伸的危險程度無法預測。算了,就看看皇子有何指教,再見招拆招吧。

唉-好想睡覺。



(待續)

==========================

歸語:

01.北冥華真的翻牆,不請自入到硯寒清家作客。

02.到結束都是歡樂調性 (?) (刪除線) 對硯寒清應該不是 (刪除線)

03.朋友提到(硯寒清與北冥華)這對組合,於是思考起他們互動的可能性。

04.剛好那晚失眠,意外開腦洞,想得樂呵呵,醒來忘光光,過段時間才慢慢撈碎片試著拼貼。


08 Nov 2017
 
评论
 
热度(6)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