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玄] 一縷執念

[雙玄] 一縷執念 


在天界安置的分身逐一被君吾挑出並滅之,這對黑水玄鬼來說,不痛不癢。

畢竟最終目的已達到,如願報得血海深仇,一直以來佈設的潛伏因此結束。

他報仇了—親手了結師無渡,讓師青玄師去法力降為凡人在皇城自生自滅。

他自由了—不用再聽師青玄碎碎唸,不用勉強配合師青玄所有任性的行動。

不惜化為絕的執著,在此刻宣告結束後,他依然覺得肚內無比空虛。

萬鬼噪動發生的當下,他更是難受。

吃再多也是飢腸轆轆,試圖以冬眠方式度過卻是徹夜難眠;

縱使入睡,夢裡浮現全是讓他萬般煩躁的前塵往事……


「喲~想必你是新科地師、明儀兄吧?我是善良正直又風趣瀟灑的風師大大-師青玄,以後便是你的同僚好友咧~」師青玄手轉風師扇,揚笑燦爛望著眼前一身玄服,一臉沉悶散發生人勿近的氣息。

地師皺眉打量風師女相模樣,沒想到冤家主動送上門,得來全不費工夫。

「誰是你好友。」地師冷漠駁斥,不想與他畫上友好關係。

「哈哈哈,明兄,與我做朋友可是樂趣無窮,好處多多!首先慶祝你剛加入天界這大家族,讓我先送你十萬功德作為見面禮。」

「我不需要。」地師揮袖舉步前往神武殿報到,不理會身後持續嚷嚷的風師。

「明兄,等等我啊!好咧,你特有性格特堅持,總有天我會讓你心甘情願說出我是你的好朋友。」

※※※※

賀玄父母每逢初一十五提鮮花素果到廟撚香祈福,當日必食素齋;賀玄不信神佛,認為想得到什麼便靠自己雙手努力掙,偶爾會陪父母到廟走走,僅是出自擔心年邁父母的路上平安,因而跟隨相伴。

當賀玄持香默唸自報戶口時,耳邊忽傳來冷硬低沉的聲音:「原來是他。」

賀玄抬眼,左右張望,周圍全是虔誠祈願,眼神專注在神像上,那、那道聲音到底從何而來?許是自己聽錯吧?賀玄拋至腦後,默唸著不論拜哪尊神官皆不曾沒變的祈詞,請保庇父母與妹妹身體健康,平安喜樂。

賀玄從不向神像祈求保庇關於自身的任何事,認為自立自強最實在。

從某年開始,每當有好事發生,噩耗立即尾隨而來。賀玄一旦有所得便跌得慘重,未婚妻、妹妹及母親相繼因故過世,當他結束兩年多的冤獄,迎接他回家的是年邁老父在床上吊著最後一口氣,等著他回來。

父親離世前曾囑咐他一定要到風水殿拜水師,洗去過往的霉運,祈願往後日子能順風順水,苦盡甘來。即便賀家最後只剩下他,賀玄沒有對生活絕望。

賀玄如父親所願到風水殿前跪拜,祈詞依然是掛念家人,不提自己。

「真是命韌。」

忘了哪年開始,不時從耳邊飄來的聲音沒停過,多半詛咒,有時嘲諷,偶爾會聽到另道冷峻聲音。無論發生什麼事,賀玄始終沒理會那些聲音,頑強活著。然而,從商後的賀玄依舊無法擺脫好運來沒多久便轉惡運連連,慘不忍睹。

在寒露前夜,賀玄持刀瘋狂砍殺所有殘害他家的所有人,直到力竭;就在垂死之際,賀玄瞥見有道白光所包圍的身影,那人保持高高在上姿態,冷眼旁觀自己的慘狀,那身服裝非常熟悉……

「終於,要結束了。」

怎能就這樣結束?不甘心,他不甘心!

一縷執念化為厲鬼,吞食白話真仙,察覺造成這一切的端倪,

促使他踏上絕路,累積能量,偽裝地師,踏上天界,尋找最終的罪魁禍首。


※※※※

風師府上。

「明兄,你看我-旋轉、跳躍,我……喂-你幹嘛閉上眼!」原本歡快語調瞬轉炸毛怒斥,師青玄持風師扇插腰,頗為不快道:「讓我對你秀下昨晚在皇城酒樓學來的舞姿不行嗎!」

「找你哥秀,別找我。」地師繼續埋頭怒吃信徒奉給風師府的供品。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不喜歡我穿成這樣顯擺,再說、我可是看在你是我的最好朋友,特地與歌伎討教,想搏明兄一笑呢。」師青玄舞著風師扇對著地師眨眉弄眼,翻掌嘟嘴贈上幾回秋波。

「誰是,少噁心我。」端著供盤,轉臀背對風師,眼不見為淨地將吃進行到底。

「我說明兄,你到底是有多餓啊?要不讓本風師幫你點個貪吃痣呀?」

地師用忙碌的吃個不停聲音無視問話,這讓師青玄有些火了。

「明兄!你吃我的(供品),用我的(供盤),只差沒穿我的、住我的,好歹我是這裡的主人,別總讓我熱臉貼你的冷面啊,我也是會受傷難過的!」

地師放下手上的香蕉,抬眼冷淡看著師青玄。

「是誰強行把我從地師府拖過來,說這裡有更多好吃的,要我儘管吃,別客氣?」

「哈哈哈,是本風師說讓你吃到飽,附贈的難得一見風師舞姿,你也要好好捧場啊!」

「我不是你的信徒。」

地師一口吞掉香蕉,起身離開,隨手一拋的香蕉皮意外阻擋風師的步伐,讓他華麗的跌倒,再次讓風師大大氣噗噗,倒地胡亂踢腳。

「明兄,你待我越冷淡,我偏要纏你纏得更緊!」


(END)

=======================================

就....沒忍住,瘋魔地一口氣追到連載,看著看著腦洞也開...... (掩面)
試著寫寫看他們的過去相處狀態,加上周深《一縷執念》好好聽Q_Q

你住在人海邊, 一襲舊衣衫, 一柄油紙傘的對面

你是我的一縷執念,纏住我的髮,藕斷絲連
我以為自己,已成熟好幾遍
我以為自己,已開始冬眠





17 Jan 2018
 
评论
 
热度(17)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