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玄] 繁花過盡_01

[雙玄] 繁花過盡 _01

地師府。

地師睜眼醒來發現身旁竟躺一位白衣女冠,頓時驚愣得急忙弓起半身,再次細看後眼神冷冽,毫不遲疑出腳,將對方踹下床。

「哎喲-哪個不長眼的,竟敢偷襲本風師!」

摔得四腳朝天的師青玄狼狽爬起,一手揉臀,另手抄出風師扇,採取備戰模式,怒觀四方。

「我。」

地師略整衣袖,悠然下床,走到案旁,找張椅坐下,持壺倒水,兀自飲茶。

師青玄扁嘴,「明兄,你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收起扇子,跟著走去,坐在地師旁邊椅子,隨意輕拍衣襬。

地師挑眉反問,「我為何要對不請自來又心懷不軌地爬上我床的女裝癖之人友善?」

「明兄,我可是有叫你好幾聲都不應。看你睡得那麼香甜,閒來無事乾脆陪你睡會嘛!再說,你之前常吃我的,現在換我借睡,禮尚往來,感情更融洽。」

「……」地師默默喝上第二杯茶,已讀不回是最好的回應。

相處久了,師青玄習慣地師時常愛理不理的孤僻寡言狀態。
明儀不愛聊無妨,可他喜歡滔滔不絕地找人分享,話題永遠不嫌少,只怕沒聽眾。

「明兄,唉-為啥我哥與斐茗那幫如此要好,總聚在一塊啊……」

「哼,臭味相投。」握杯的手指微微用力收緊,貌似硬忍什麼。

「那你覺得有啥法子能讓我哥脫離三毒瘤?」

「砍掉重練。」地師咬牙切齒回應,想著水橫天那罪不可赦的橫行霸道之舉。

「算了算了,不提我哥。」師青玄支手撐起下顎,認真地打量起明儀。

「明兄,像你這樣悶葫蘆又臭脾氣,身為凡人時可有人喜歡你呀?」

溫柔嬌顏模糊地浮現腦海,地師粗聲粗氣道:「與你何干。」

「我…..只是有點好奇凡人時的你是如何生活,與誰比較要好,有沒有偷偷暗戀誰啊之類的….就、就想多多認識以前的你。」師青玄用食指輕輕刮著臉皮,神情有些尷尬,察覺自己恐怕踩到明儀不願言說的地雷,愧疚感油然而生。 

「掠過掠過,你不想說就甭回了,對不起,我這嘴就是皮。」師青玄自行掌嘴幾下,接著雙手合掌對著地師擺出求原諒的姿態,希望他大人有大量,別記在心上。

「哼-餓了。」

師青玄搓著手,一臉討好笑道:「明兄,請讓小玄我招待您到皇城最好的酒樓吃頓好料,如何?」

地師點頭同意,兩人並肩行走,一同下凡。


※※※※

黑水島。

「師青玄,你別瘋!!!」 

賀玄兩手掐抓著師青玄的肩膀,無論他說什麼,師青玄眼神沒有焦距,持續又哭又笑地瘋癲狀態。

「哈哈,哈哈哈…… 」

「別以為裝瘋賣傻,我就會饒過你!」賀玄朝著師青玄大吼,對方仍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

「哈哈哈哈哈……」眼淚一直流,笑得很猖狂。

「要怪就怪你哥奪走我一家五口該有的天倫之樂,他憑什麼當個高高在上的神官,我呸!弟弟的命就是命,那我們的命就不是命嗎!」賀玄繼續咒罵,他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只能將憤怒盡情地傾倒。

「哈哈哈哈哈……」

「夠了!別再笑了!不是一直吵著要去皇城喝酒,我便讓你喝到醉生夢死。」

賀玄將師青玄扛在左肩上,接著施展縮地術,帶他到皇城某間酒館,向小二拋下一條黃金,要了一間房,桌上擺滿酒罈。賀玄扯開封酒布,捧酒便往師青玄嘴上猛灌。

「喝啊!我讓你喝個過癮。」

酒水不斷地從師青玄嘴角流洩,進得少出得多,而笑聲未減,淚已乾竭。

「哈哈哈哈……」

那笑聲越聽越刺耳,逼得賀玄情緒也越來越暴躁不安。

他舉起酒罈往自己嘴裡倒,另手緊緊掐住師青玄的下顎,接著兩人便臉貼臉,唇覆唇。為了讓酒水順利灌入,賀玄伸舌到師青玄嘴內,蠻橫地貼壓他的舌尖,一口一口地灌入,而後彼此的舌頭不時纏繞與相互吸吮。片刻忘情,恩怨情仇暫拋腦後,兩舌一冷一熱的追逐,宛如飛蛾撲火,直到某人燃燒殆盡或因此徹底醒來。

不知夢裡身是客,一晌貪歡。

※※※※


酒樓某間房裡,賀玄請店小二送一桶熱水進房。
熱水送到後,賀玄再打賞幾條金塊給店小二並做簡易交代。

賀玄將門關上,他沉默無語地捲起袖子,小心翼翼地幫因疲憊不堪而早已昏睡得不省人事的師青玄脫去衣物,並將人抱入桶內,拿起浴巾輕輕擦拭他的身子。

「以後你……自食其力,自生自滅,我倆別再相見。」這是曾身為你同僚最後的仁慈。

賀玄離開前,望著床上的師青玄那總是愛笑使得嘴角連睡也是習慣性地上揚,不知愁不知苦。突然,他伸手略為翻開師青玄的衣領,咬指滲出血,將血滴在左側頸上。那血貼在皮膚後沒多久便轉為米粒般略為凸起的紅痣。

賀玄閉上眼,不再看師青玄,悄然離去。
恩怨已償,此後形同陌路,眼不見為淨。



(待續)

==============

這愛來得太過猛烈…….越想,畫面越多,越寫越長,不如預期短~(搥牆)
對我來說,雙玄微甜刀狠,嚐入嘴裡刮舌刺癢,仍是無法自拔地沉溺。
此篇(繁花過盡)是(一縷執念)的續章,時間依然跳來跳去,下篇也是如此。

BGM《何處是天涯》
傾城之淚為誰在流淌,昨日歡顏不敢回頭望 
苦酒釀成的悲傷誰與我來品嘗
那最後的一縷清香,孤傲的心築起了城墻 

身在何方,醉一生,夢一場 
過往多少時光被歲月流放 
何處是天涯,蜿蜒的路多漫長

點一盞燭火能否把無盡黑夜都照亮 
怎奈花謝花開花落花無常 
夢醒後回憶卻微涼


18 Jan 2018
 
评论
 
热度(14)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