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 [乘龍] 視而不見

[乘龍] 視而不見  (千乘騎 & 龍戩)


他不喜歡,為了他而趕盡殺絕,只因私心。
縱使知道他是為他好,但他無法接受,厭惡犧牲他人生命只為保全自己。
別人的命就不是命?為何能無情執殺?多麼氣卻無法生恨,於是選擇視而不見。
無法原諒,也無法恨,那麼、避開,迫他離開,或許不會再有人為他而死。

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明知會惹他不快,他仍是得斬草除根,不能讓他生命因他人受到危害。
不殺他,已是他寬容的底線。不殺他,是為了他。對於殺人,他早沒有任何罪惡感。

每次無視而過,每次轉身迴避,眼神不再交會。
明知會如此,他未曾後悔過,繼續默默地守在他身邊。
有次,忍無可忍,趁四下無人時攔下他,將他圈入自己身下。 (壁咚狀態無誤!)

眼神含怒,不可否認,被瞪得感覺真好,感受到他的在意,被惦記的感覺真好。

「何事?」

眼神如此冷情暗示:若無事便好狗不擋路。總是故意忘記他是狼族,那也無妨。

「只想問問顧命大臣,內褲還要不要?你忘了帶走。」

「……燒掉。」

「燒掉多可惜,既然顧命大臣不在乎,那吾便留著當傳家寶吧。」

「千、乘、騎-你---!」咬牙切齒喊出無恥之徒名字,氣惱得使眼角暈開一抹艷紅。

千乘騎神色淡然,收回手,略微調整前襟,隱約露出橙色布條,惹得龍戩頓時心驚,出手直探。

剎那間,千乘騎握住那按正爪在心口處的右手,優雅笑問:

「顧命大臣,你光天化日之下對吾襲胸,這、該當何罪?」

不待他怒語咆聲襲來,千乘騎右手攬頸一扣,讓龍戩傾身貼在他的胸膛上,以指輕輕梳撫他的髮絲,幽幽歎氣。

「顧命大臣-你可是國之顧命,王不在意那點小情,你偏偏在意得不惜玩命,我又怎能無視而不好好顧你命呢?」

身下之人不再掙扎,沉默地不願回應。
他豈會不知!但稚兒無辜,他更無法忍心看赮兒只因孿生不吉此話而被剝奪生存權。

「龍戟,若你堅持要護,吾也會竭盡所能地顧妥你的命,不惜任何代價與犧牲。」

千乘騎鬆開懷抱,以指輕彈他的眉心。

「你不適合愁眉深鎖,別太快像個小老頭。」

最後,千乘騎轉身離去前,淺淺一笑道:

「歡迎顧命大臣盡量肆無忌憚地對珠絳百揆襲胸,吾的胸膛永遠屬於你。」

「唉-若真能擁有顧命大臣的內褲當傳家寶該有多好啊。」


(完)

============================

那股狠意,是真心也不全然是真心,
至始至終,千乘騎是為龍戩而存在。
是執念,願護天下人與願護一人的執著。

嘗試性的開始,本意搞笑,還是染些沉重的堅決。
很久沒追新劇,好愛好愛他們啊~♥ 
2015.06.08 撰寫 by 歸根


10 Jun 2015
 
评论(4)
 
热度(8)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