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 誤會與閉嘴 (央森&司徒偃)

[霹靂]  誤會與閉嘴 (央森&司徒偃)

---------------------------------

【誤會】

誤會越來越深,如同覆水,難以收拾。

一直以來他的長輩緣很好,所以身在異地,舉目無親的當下,他想、巴結長輩是條最佳捷徑。
於是在眾多同僚裡,一個個望去,這位先生雖白髮蒼蒼,鬍鬚茂盛如聖誕老公公般和藹可親,

不過那張臉保養地如此細皮嫩肉,如此反差代表此人性格應似捕蠅草,嗯-避開避開,絕對要保持安全距離。

隔壁這位眉峰豎揚,面色肅穆,髮色灰白相間,感覺偏年輕些,穿著一絲不苟,看起來好像石內卜……恪遵職守,定能將學海無涯五百多條倒著默背出來的神人!想與他攀關係絕對會被鄙視再鄙視,跳過跳過。

再往隔壁走,眼前這位彎著身子,使得身形顯得更瘦矮,看來是很習慣駝背作業,現在也是埋頭苦幹,拿著工具往方形鐵盒內轉動,貌似在拆解。察覺到光線被他遮住,才抬眼一瞄,霎時擠出小小一座眉山,眼神困惑,有些狀況外,不識他是哪位,同時也散發著「閣下有事嗎?別再擋我的光線。」

排斥生人,內有惡犬,最好勿近。

咦,他明明是人見人愛的陽光美男子,通殺男女老少,尤其特有長輩緣,怎在這學海無涯踢鐵板踢那麼大?

每個人不管是明是暗都散發著強烈排斥認識新朋友,只想保持工作上的禮貌友好?

奇怪奇怪真奇怪,學校不是該散發歡樂的青春活力,怎麼這裡顯得死氣沉沉?

現在改選月靈犀妹妹,饒悲風小弟弟絕對會很不開心,再說他沒興趣當小三,也不想勞煩教統暫時當他的生活輔導師。

重新再看一次:捕蠅草、石內卜、內有惡犬,哈雷路亞,你說-都擠?
看來看去還是家有惡犬咖順眼,這類通常面惡心善可能性居高,
好!以他的長輩緣絕對能將他那深藏體內的熱血青春挖出來。

「您好,我是央森,初擔任書部執事,請您多多指教,暫時有勞您擔任我的生活指導師了。」

「蛤?! 你-!你願意,可我不願意!!!」司徒偃當場調頭走人。

與人相處最是麻煩,還不如那些零件機關來得有趣。
農民曆說不宜外出,果然是真,早知道他就請病假,也好過莫名其妙地被丟了個大麻煩。

「呃……教統大大,是因為我沒有準備伴手禮,所以讓阿偃先生很生氣地不想理我嗎?」

央森眼神望著司徒偃氣衝衝離去,出聲問身後之人。

「央森,你別在意,司徒偃先生只是……”見笑轉生氣”…… 噢、這句是就是所謂的惱羞成怒。」

想起央森還不是很熟悉中原文化,弦知音略作解釋,看著央森仍是困惑,看來惱羞成怒這句他也不太懂。

「簡單說就是……這是他害羞的表現,過幾天你登門拜訪再帶個見面禮,應該就沒事了。」

「原來如此,阿偃先生真有趣!」


幾日過後,央森輕叩司徒偃的家門。

「阿偃先生~快開門,我帶來絕對會讓你很開心很開心的好東西唷。」

本想充耳不聞的司徒偃想起前天央森敲門敲到最後把他的門給踹飛了,還沒出聲斥罵便被央森當米袋扛在肩上,

抬去教統面前,說他一定生重病,不然怎會聽不見敲門聲。無言以對,天降人禍,該如何趕走?不理也不行。

一想到央森,司徒偃覺得頭疼。

司徒偃開門後,兩眼無奈地看著眼前笑得如此燦爛的纏人精。

「你這次有何貴幹?」口氣差,看到他實在很難有好情緒。

「阿偃先生~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

「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叫我阿偃先生,想喝茶不會去茶館喝啊。」

抱怨歸抱怨,司徒偃兀自轉身走進屋,拿起桌上茶壺盛水入杯,推至那不請自坐的人面前。

「那司徒先生、偃先生還是小徒先生,都擠?」

「………阿偃,不要加先生。」大男人眨啥眼睛裝啥可愛,逼人眼死太甚啊!

喝了一口茶後,央森興高采烈地喊:「阿偃,嗯嗯、我喜歡阿偃,這喊起來好聽,還是阿偃選得好。」

「………」是你逼我選的好嗎,算了,跟他較真就輸了,還是趕快把他打發走。

「你這次來想要說什麼?別再跟我說要純聊天,我、真、的、很、忙!」

司徒偃咬牙切齒地警告,縱使心知肚明央森很不會看臉色,仍是希望能速戰速決,早點讓耳根子清淨。

「阿偃~感情是要慢慢培養的,絕對不能急呀~」立即收到阿偃一記眼刀警告少廢話,「好吧,反正我們來日方長,我是要跟你縮……前天逛街時,看到有位女子從三層樓高的樓台拋下一顆紅布球,樓下好多男子爭搶那顆球,於是我好奇地跟在一旁賣菜大嬸問那是怎回事,她說接到球的男子將得到一輩子的喜氣。」

「所以你的重點是-?」

「我不是還沒送阿偃見面禮嗎,哪!這個送你~我希望阿偃能擁有一輩子的喜氣,也希望阿偃以後要繼續好好照顧我喔!」

「………」 司徒偃瞪看那顆大紅繡球,他到底是怎塞在胸口的?

等等,不對,更重要的是央森接了那位姑娘的繡球,然後轉送給自己?天啊天啊,不是這樣吧?

「央森……你這顆球是那天搶來?」

「不是唷~我沒有搶球。」

司徒偃才鬆口氣,接著央森說:

「是我跟搶到球的男子買來的!阿偃,你喜不喜歡?下次我還可以多買幾顆給你喲~。」

一語聽完,司徒偃臉色發青,雙手抖顫地扶著桌案,忍無可忍的大吼:

「 我才不要照顧你一輩子!」

將繡球砸回央森懷裡,起身往門外快步走去,任憑央森怎般呼喚,他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有看到,

什麼都不知道,他決定擇日不如撞日,現在、立刻去廟裡收驚。


------------------------

【閉嘴】

央森從學生們那聽到一段八卦,曾經有位三冠王學子礙於身分禮教的束縛,於是為愛走天涯,

這事讓央森很緊張地跑去敲司徒偃的門。

「阿偃、你絕對不要為了我而黯然離開學海無涯啊!要走,一起走!」

「誰要離開學海,要走你自己走!」司徒偃隔門大吼。

完全不明白央森又是哪裡抽風,說著莫名奇妙的話。

「欸、我哪捨得拋棄阿偃-」央森轉念想想,「好!我去跟教統說我們是真心相愛,絕對不會為了談戀愛荒廢教學,請他成全我們的兩情相悅。」

「你給我閉嘴!少胡說八道,誰跟你相愛!」

這人腦袋到底是裝甚麼碗糕!為何總說些不三不四的怪語,氣得他心臟炸開,相當無力。

「阿偃、你這樣不行唷~」央森搖指說道,「雖然我早知道你對我是愛在心裡口難開,不好意思承認,可是你已經對我說了第99次閉嘴,教統都跟我說了,阿偃習慣用閉嘴來取代喜歡這詞,說得越多代表越喜歡。」

「…………」 又是教統。屁啦!教統的話哪能信!

「所以,阿偃、你若再叫我閉嘴,我無法保證不對你做讓你覺得很害羞的事唷。」

「…………」

此時此刻,司徒偃忽然有想遞辭呈的念頭。

央森在觀察阿偃的小筆記裡寫,集滿一百次閉嘴,他一定要給阿偃最美妙的幸福。

越多聲的閉嘴,說著閉嘴的你,那唇形越刺激我想吻你的渴望。


(完)

======================

2015.01月所寫,贈送給瑾璃姑娘:)


10 Jun 2015
 
评论
 
热度(30)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