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天地] 日常不日常 (2)

霹靂[天地] 日常不日常 (2) 

每次,當他煩心或是不高興時,便會呈現無聲的寂靜。
極少看他發脾氣,仔細回想,應該說從未失控過的怒吼咆嘯,也不亂摔東西。
就是一語不發的,將一切當作空氣,把自己當作客廳裡的一項傢俱。
是還不致於不吃不喝,不過這樣的寧靜,放任過久,倒會換他煩躁。

不是不曾試著過問,而是當他不想說時,怎麼問也不會回應你。
因為他已將一切當作空氣,把自己拋到不知哪的外太空裡流放。
何時才能脫離,得看他左手食指與中指,不再維持抽菸的姿勢。
明明不會抽菸,當心裡有結時,指尖總是擺出夾著煙管的模樣。

他想,他的忍耐差不多逼近極限了。

既然視一切為無物,所以不管做甚麼,他也不在意,那何必與他客氣。

站在他的面前,身子遮去不少光線,居高臨下凝視他依舊兩眼出神的放空模樣,他單腳屈膝蹲下,眼神鎖在那彷似夾菸的指間上,唇瓣瞬揚開的笑,背著光,無法窺測所藏的意涵。

刺癢帶著濕潤的磨擦,透過神經傳至腦部,不停地挑逗他的觸覺敏感度,
吸吮的感覺有如吸盤,又像小狗在濕舔。

無神的眸一眨又眨,眼珠轉動,迷茫的困惑看著刺激他回神的始作俑者。

「地者,你在懲罰我嗎?」

天者問道,舌尖略舔唇一圈,不再戲弄他的指頭,眼神凌厲,面如霜。

「你在意?不-你並不在意。」

地者自問自答,起身略過他,經過桌几時抽了張面紙,擦了擦手,換張離他較遠些的沙發椅坐。

「你到底有甚麼不滿?」

火氣無法再藏,他討厭被他忽略的感覺,他討厭他將自己排除在外的感覺,該死的討厭。

眼一瞥,沒有起伏道:「沒有,我想靜靜。」移開眼,兀自發愣。

「地者,難道你是在誘惑我?」

天者直接側坐在地者腿上,讓他無法動彈離開。想逃離他,門都沒有。
隨即出手即探入他襯衫,帶著惡意挑弄他右胸上一點,就讓你有感覺起來。

「天者,如果是我讓你慾求不滿,可以直說。」

地者出手抓住天者那不安分的手,頗為無奈地嘆息。

這人明明很任性,任性得很無賴。
有時真不知視線為何無法離開他。
若是離開,便會出事,例如現在。

「我想知道,你怎麼了?」明知他頑固,還是想試著問問看。

「大概是我對你慾求不滿吧……」

乾啞的嗓聲,地者黯淡的眼神,看起來像被拋棄的小狗小貓。

「是我-讓你寂寞了。」

勾手與他環頸相抱,天者回想這幾年的南征北討,想說讓地者守在家園,等著他,等著他就好;外面的世界由他扛,沒想倒忙於奔波,卻忽略了他,明明是放在心裡最重要,他最想疼惜的人。

是他,忽略了他,將他當成了傢俱,於是默不吭聲的抗議。
每次回來,能與他一起躺在雙人床上,他是滿足,回到家的心安。

「天者,我…沒有不滿你。」不知該怎麼表達,也不想讓他感到難受。

「我知道-是我慾求不滿,你可願意滿足我?」揶揄一說,想討他歡心。

「嗯,我們有一整夜的時間。」

「地者,一整夜是不夠滿足我……」

天者手摟著地者腰,扛抱回房。

他們在雙人床上相互索愛,動作太過時,撞到鼻尖,相視而笑。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3年所寫,[色氣30題] 題22_夾煙的手指。
感情世界裡有多款樣貌,想試著描述,通往幸福裡的一些片段(???)


12 Jun 2015
 
评论
 
热度(19)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