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龍] 無話可說

[乘龍] 無話可說

他不喜歡,他的擅自決定,不與他商量。
他很清楚,他不希望連累他,寧可獨攬。
這讓他更感不快,所以也暗自決定-不讓龍戩知曉,他的不懷好意。

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明知會惹他不悅,他仍是選擇獨自承擔,不能讓他生命因他受到牽連。
不商量,是為他好。而他卻沒想到,他已默默出手,不著痕跡地想將他拉出暴風圈。

那次與他吵過,拂袖而去,不想再聽任何解釋。
一昧地迴避再迴避,就怕對上眼,他會心軟,忍不住想碰觸-千乘騎。
看與不看都讓他心飽受煎熬,所以視若無睹,忽略渴望,佯裝不在意。

直到那日被他強行攔下,被圈入在他軀身裡,無從躲避。
兩兩相望時,眼一橫,以憤怒瞪訴他的失禮,好掩蓋心跳早怦跳得無法冷靜。

面色繃緊,不帶情感地出聲,問他意圖為何,內心此刻正波濤洶湧地嘶吼著。
雙手藏在袖內,緊緊握拳,為何他還能眉飛眼笑,如此光彩奪目使他更不悅。
於是沒給好臉色,極為冷淡問:「何事?」不願多語,怕思念會不由自主擴散開來。

沒料想到千乘騎說起內褲一事,讓他瞠目傻眼,心也為之一愣。
他並沒有沒穿內褲便回府裡或是上朝的案例啊,難道真是忘了?

「……燒掉。」特地到國相府裡領取自個的內褲,根本沒那必要。

「燒掉多可惜,既然顧命大臣不在乎,那吾便留著當傳家寶吧。」

此刻恍然大悟對方是在戲弄他,龍戩氣得兩頰漸漸暈紅,瞪著千乘騎。
而他收斂起笑容,不再以雙手圍籠,放他自由。
千乘騎略為整理衣襟,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跟隨,於是瞄見那非常可疑的橘色布條,然後-

「顧命大臣,你光天化日之下對吾襲胸,這、該當何罪?」

再次見餌上勾,龍戩頗為氣惱,他怎那麼容易上當,無言以對地看著被千乘騎逮住、無法動彈的右手,心很悶。想斥責他的不正經,卻被他搶先一步動作,被摟在懷裡,被強迫聽著他的心跳聲-那麼急促,那麼不安。

他靜靜聽著千乘騎的語重心長,抱怨他為何那麼固執,而他為他那麼心疼、那麼不捨。

因此他無話可說,縱使語撩心暖,為了赮兒,他還是不願退讓。
即便他得孤軍奮戰,即便不得不與千乘騎行同陌路-他護赮兒,而千乘騎護他。
一者為親情,一者為愛情,都是無條件的無悔付出。

「歡迎顧命大臣盡量肆無忌憚地對珠絳百揆襲胸,吾的胸膛永遠屬於你。」

「唉-若真能擁有顧命大臣的內褲當傳家寶該有多好啊。」

千乘騎總是用獨特的溫柔,讓龍戩想罵卻罵不出口,想笑也笑不出聲,胸口有股酸澀的悶意。

為他,值得嗎?三大杯青絲酒換一生交陪,攜手同行,不離不棄。

望著千乘騎漸漸遠去的身影,龍戩想與他說,話到嘴邊卻無話可說,那是說不得的心虛。

其實,有次在相國府內討論公務過晚而借宿時,他不慎犯迷糊誤帶走千乘騎一套衣服,至今還在他房內…….

他絕對不會承認,曾睹物思人,也絕對沒有動過要當傳家寶的念頭。
不說,是怕他誤會,加上他那句玩笑話,怕是越描越黑,更不好意思歸還了。
心虛,則是來自……他絕對不會承認曾摟著他衣物總是能好眠,一覺到天亮。

(完)

===========

歸語:

寫完《視而不見》後一直思索是否該寫龍戩的角度來呼應,還是到《視而不見》為止即可?邊想邊寫出《無話可說》,寫了有些小迷糊的皇叔:)


30 Jun 2015
 
评论
 
热度(7)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