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軍】搏感情 01 & 02

【兵軍】搏感情 01

四月五日,夜深霧濃無可見月,南風吹拂,濕氣瀰漫。
風逍遙獨自在沉香蘭居飲酒,不時轉動木架上的烤雞。

「花癡、雪……以及遠方的月,乾杯。」

風逍遙對著墓碑將酒灑地為敬後,朝天舉酒豪飲三大口。

「唉-以前自以為避而不見或許能讓這段友情不散不離,現在想見卻一個也見不著。」惆悵歎息,風逍遙連乾杯也不說,直接灌酒入喉,圖個痛快。

「軍長,照你這樣喝法,恐怕不到半刻得再前往酒窖做二次打劫。」

御兵韜無聲無息地踏進沉香蘭居,右手拎著三罈風月無邊,在風逍遙左側席地而坐,遞兩罈酒給他。

「老大仔,你怎會來?」接過酒罈,忍不住發牢騷,「只帶三罈哪夠喝啊?」

「你兩罈,我一罈,若嫌不夠,那兩罈繳回。」

御兵韜伸手作勢欲討,風逍遙一手將酒護緊在懷,另手出掌阻擋,拉開距離。

「感謝老大仔,讚嘆老大仔,還是老大仔對我最好,敬貼心的老大仔,我先乾杯!」

風逍遙這罈喝一嘴,緊接著另罈也喝一口,兩罈皆沾他口水,如此老大仔不可能再威脅說討回,哈。

「哼。」御兵韜持酒一抿,那點小心思他怎看不出來。

「老大仔,你還沒說怎會來此,怎知道我在這啊?」

「往年此刻酒窖的風月無邊不知為何消失十罈酒左右,這回竟然不見三十罈,軍長,此事你怎麼看?」

「哇~老大仔,這絕對是風月無邊放久成精,自己長腳跑掉啦。所以我說啊,酒是拿來喝的,不能總是存藏著,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那我該讚嘆風月無邊真有靈性,有三罈跑到白日無跡墓前,還是換個角度想白日無跡到地府後變得很愛喝風月無邊?」

「哈~也許他開竅懂得風月無邊的美好,敬愛喝酒的白日無跡,乾杯!」

風逍遙與御兵韜邊聊邊伴著酒,一口接著一口,默默敬那些已化為塵土的人。

風逍遙將酒放下,拿出補風,在烤雞身上切劃幾刀,割塊雞腿肉遞給御兵韜。

「老大仔,大口喝酒也要大口吃肉,嚐嚐看這口醉生夢死烤雞腿。」

御兵韜沒有動作,眼神有所質疑。

「老大仔,放心啦,燒雞可是我的強項,不然多喝幾口燒酒也助整腸健胃。」

「…………」他在意的不是雞,而是插在雞腿上的那把補風刀。



--------------------------------------------------------

【兵軍】搏感情02

烤雞分食大半,酒一嘴一嘴飲,風逍遙與御兵韜有一搭沒一搭聊。

「軍長,為何到現在仍不尊稱我軍師?」

與風逍遙提點數次,無論在軍長時期或現在的軍師身分,他始終不願意用此稱謂。
御兵韜不希望讓其他部屬產生他對風逍遙有特權待遇,也略微擔心自個威嚴建立會受影響,讓人以為能隨便攀親帶故,很好說話。軍人講究服從命令,嚴守紀律,可偏偏風逍遙唯獨此屢勸不聽。

「老大仔永遠是老大仔,喊軍師太拗口,況且我也不喜歡這距離感。」

「……」

御兵韜回想十年前為了與風逍遙拉近關係的默許沒想到會釀成此局面。
這匹脫韁野馬到底是誰一手帶出來的?在他身上想先求不敗之地再轉求馴化勝機,看來是不適用。御兵韜內心沉重一嘆,舉酒再飲,不再著墨於此的強求。

察覺御兵韜沒想再追究之意,風消遙忽地興起好奇一問:「老大仔,你們墨家九算稱謂也很妙,老大老二老三老五老七的叫,似乎也有照年紀做長幼有序排列,到底是否曾有過彼此親暱還是始終保持距離的疏遠呢?你喜歡老二這稱呼嗎?」

「軍長,你要不要把心內所有的疑問一次問完?」

「哇,老大仔~看來你今夜興致特別好,為老大仔等等的真心話大放送,乾杯。」

「……哼。」

御兵韜考量現在非在王城內加上是休假時段,姑且看看這臭小子想胡鬧啥,僅限本晚特例。

「老大仔~除了前面那兩個問題,我也很好奇御兵韜是你本名,鐵鏽求衣是到苗疆加入鐵兵衛後所使用的化名,九算那些人或者你在鐵兵衛還只是個小兵時期同袍沒幫你取過綽號或暱稱嗎?例如阿御仔、阿兵哥、韜哥、獅子王、捲捲、小鐵、鐵哥、求求諸如此類的?」

「風逍遙你的問題竟是如此無聊……」

愚蠢的讓他渾身惡寒,御兵韜此刻覺得老大仔與那些暱稱相比順耳太多了。

「老大仔~這哪裡無聊,有助於我認識過去的你啊,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拿起第二罈的風月無邊湊嘴飲了一口,續道:「你對我的一切可是調查得很透徹,而我對你的過往有許多空白,你不覺得該彌補我的嚴重損失嗎?」

「只要有稱謂,你便可滿足?」

「老大仔,我們可是有漫漫長夜,你說呢?」

御兵韜沉默一會,回道:

「我永遠是風逍遙的老大仔,其他稱謂不重要,無需知曉或複製套用。」


(待續)

04 Apr 2016
 
评论(2)
 
热度(6)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