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軍】搏感情 03 - END

【兵軍】搏感情03

時過丑時,風逍遙拿在手上的酒罈差不多見底,御兵韜還有半罈之多。他沒有像風逍遙如此貪杯,最初兩三口喝得較為豪邁,後來每一口僅是蜻蜓點水式的淺嚐,免得某人沒酒喝的狀態持續過久會變成危險份子。身為九算早已習慣為自己留後路與預防任何可能性的危險或是麻煩發生。

「唉……常言道問世間情是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許,老大仔,你可有歷過情關?」

乾完最後一口的風月無邊,風逍遙未等御兵韜回應,絮絮叨叨說起個人情騷。

「在修真院時我先結識月,月最初很怕生,隨著相處時間增加讓月不再警戒我,也願意依賴我,被他暱稱大哥那瞬間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有個小弟相伴……後來花癡與雪的加入,而我要保護的人因此變多了……」

風逍遙揚笑苦澀道:「人扯上權力鬥爭加上情感糾葛後讓關係變得很複雜,有了立場,有了私心,明明誰都不想傷害卻都徹底被傷害了……」

御兵韜沒說什麼,直接動作,在他握在手裏的空酒罈倒入些許的風月無邊。

風逍遙吸吸鼻,用酒罈輕敲御兵韜的酒罈,沒說乾杯便一飲而盡後將酒罈放下。

「我看到花癡愛不得的苦,看到月揹負血仇的悲痛,看到雪想愛卻愛不得的煎熬……而我還是不明白感情是怎回事,為何讓人變得如此悲傷……老大仔,你有談過戀愛嗎?」

「軍長,說這麼多的重點是想查探我的感情史?」

風逍遙搔搔頭,一臉困擾道:「老大仔,我真的不懂那些情呀愛呀,想問問看你有沒有談過,經驗分享看看嘛,我也是好意關心你啊。」

「哼-浪費時間的俗情沒興趣,不如用來與兵書戰策搏感情,多做武訓,挖掘人才,培養更多可為己用的戰力人員來得踏實。」除了對抗魔世這使命,他有更崇高的願景是建立墨之一國,哪有多餘時間能浪費。

「哇哇哇、老大仔該不會是極品級的童子之身?!也不曾被示愛被追求過?」

「敢問軍長有何高見?」

「老大仔~我哪有啥高見,想說你吃得鹽比我多,說不定粉味也……」

御兵韜眼刀殺來,哼聲未響,風逍遙立即自動消音,不敢造次。

「好啦,老大仔~咱們關係可說是生死與共只差沒有共同穿褲子的好哥們,容許我最後的胡鬧一問,像我還在道域時,每年某日會收到大大小小金元寶包裝的巧克力,老大仔你當真從沒收過任何告白或表情小禮物之類?」

本想一口否定的御兵韜想起一段往事,臉色沉重問:「……撿到滿地肥皂也算?」

「蛤?什麼撿到滿地肥皂,這是哪招啊?老大仔,你在哪裡撿到肥皂?」

「軍營,在我是副兵長時期,有回弟兄們均不在澡堂,只有我一人盥洗。」

……哇靠,沒想到老大仔在弟兄們裏的行情那麼好,有滿地的肥皂讓他撿。

「老大仔,所以你把肥皂全撿起來?此事發生在哪天有印象嗎?」

「農曆七月初七那晚吧。肥皂在軍中是很重要的生活用品,上面並沒有任何註記,全收起來後足足讓我用三年之久,後來沒再撿到肥皂。」

……是七夕夜啊,絕對是老大仔全撿使那些人集體心碎,不敢用肥皂這招訴情。該慶幸老大仔身為軍人不懂情調,也好險那時不只撿一塊肥皂,不然那晚恐怕會發生很恐怖的事。誤打誤撞的高招啊,保住所有弟兄性命安全,自個也意外賺到滿地肥皂。

風逍遙伸手搭肩,對御兵韜擠眉弄眼道:「老大仔~我願意準備滿地肥皂讓你撿個過癮,做為交換給我三罈風月無邊就好,哈。」

「軍長,照你這幾年喝風月無邊的罈數,加算利息恐怕得還到下輩子去。」

「啊~頭好暈,喝了一天的酒好像有些醉囉,嗝~老大仔,我好睏~」

風逍遙身子鬆開手轉扶自己額頭,身子左右搖晃,自然而然地往御兵韜身上倒,毫不客氣躺在他大腿上,閉起雙眼,打聲哈欠。

「軍長,你還想胡鬧多久,想睡回去睡。」

御兵韜沒將人拉開,等待風逍遙機伶點自個爬起來。

「老大仔~你不就是為了扛我回家而來的嗎?上次我扛你回王宮,這次換你揹我回家不為過吧?」

「……先起來,不然怎揹你回家。」

御兵韜也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性子,既然風逍遙敢討情,他怎不豪氣償還。
沒與風逍遙多方計較,反而諸多包容讓他得寸進尺是明白思鄉憶故人的寂寞。
縱然他將自己當做苗疆一份子,可苗疆非是拉拔他長大的道域;即便回去看著物是人非,不如窩在沉香蘭居,獨自細細品味那些回憶。 

「老大仔~可要說話算話,不能揹到一半嫌我太重就在半路亂丟包喔!」

「哼,我是這樣的人嗎,再不起來就自己走回家。」

風逍遙一秒跳起立正站好,笑嘻嘻地等御兵韜起身。

「……」

此刻御兵韜想著所謂借酒裝瘋的最高境界莫過於此,難怪老三愛喚他逍仔。 


(完)

=========================
以此篇【兵軍】搏感情01-03 (完) 贈給小熠:D
最初想兵軍就是想寫03這篇梗,總算在04/05達陣,故掛(完)。
日後還有時間再補篇(小番外)~XD||||

05 Apr 2016
 
评论(3)
 
热度(7)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