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王子] 最遙遠的那顆星 (序-2)

[雙王子] 最遙遠的那顆星 (序-2)


與厭惡的情緒相比,他倒是挺羨慕對方。

父親喜惡向來鮮明,從不掩飾,情緒顯得風風雨雨,常被說脾氣很大,不好相處。
他知道父親所有的溫柔只有在母親面前才會展現,永遠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
他記得小時候有次父親將他抱在大腿上,坐在門前看著遠方星星說。

「蒼狼,媽媽很愛你,只是不知該怎麼表達。」

父親的大手圈住他的腰,下巴頂在他頭上,不再說話,慢慢地他的頭有些濕潤。
當時他不懂父親的意思,被父親情緒感染得有些慌張,也不知該說甚麼。
他會說的字,太少。左右張望,抬眼一看。

「把把,星星,馬馬吸星。」

短小的食指指著那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滿天星空。
那時候的他很想黏在母親身邊,可是總覺得有股疏離感,讓他不知該如何碰觸。
就像那最遙遠的星星一樣,看起來很閃耀動人,卻摸不著它的溫度。

不知不覺賴在父親身邊居多,小時候常惹得他又氣又唸又驚呼失措,自己在旁樂得呵呵笑。
他知道父親一直很擔心自己,總希望青出於藍更甚於藍,霸氣逼人,威震天下。
偏偏他的性情與父親不同,個性沉穩,斯文有禮,待人和善。
父親總唸太過溫柔,出了社會會被豺狼虎豹吃掉!
要兇猛點,講話要吼吼叫,讓人懼怕!
蒼狼,氣勢很重要,氣勢很重要,氣勢很重要!

直到有日遇到那白髮少年,他總是穿著白襯衫搭著深色西裝褲。
父親對他的敵意很深,從未看過父親如此在意一個人。

「蒼狼,遠離那隻小狐狸。」

每次見著白髮少年,父親便會在擦身而過後對他囑咐。
對方也注意到父親的小舉動,始終保持著風平浪靜的神色,讓他想到波瀾不興的海洋。

久而久之,俏如來看得出他們是父子關係。

「父親,如果我能馴養他,是否能讓你不用再擔心?」

初次聽見蒼越孤鳴的聲音,謙遜有禮,在沉穩裡所包覆著戰帖讓人震懾。
長輩沒想到必恭必敬的兒子會如此回話,頓時啞口無言,氣得自己跑掉。
俏如來與蒼越孤鳴互看彼此,蒼狼的微笑讓俏如來不由自主地也彎起唇。
彼此了然於心,來日方長,無須急於此刻。

與厭惡的情緒相比,他倒是挺羨慕對方。



----------------

顥穹表示:對心愛的女人溫柔是應該的,對男人溫柔做啥!

17 May 2016
 
评论
 
热度(5)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