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草] 新玩具

  [神草] 新玩具 


    神無月坐在書房,戴著無框眼鏡,若有所思,目光已不在筆電螢幕上那堆密密麻麻的醫學資料上。

他有提早半個月知會草一色,關於三天後要出差到英國參加醫學研討會這事,然而草一色的反應只有「喔~」地一聲表示知道了。這也未免太過乾脆俐落,不以為意的態度倒讓他漸漸在意起來。

    若是以往,草一色對他拋出眼紅牙癢的羨慕忌妒恨,問他能不能讓自己用家眷身分陪他出差?「不能。」好,那他委屈點縮在29吋行李箱內『躲貓貓』,幫省機票!「草一色,還沒飛出國就因行李超重遭罰,這樣虧更大,而且為此上新聞揪、歹、看。」說完,神無月得到一聲「切!」以及一隻凸指的回禮。

    接續幾天,草一色不時會用怪腔怪調朝他哼唱「哇揪~歹命唷~~伊人出國得冠軍得金牌,阿哇咧、被伊棒賽底叨做家舊,讓阮獨睡雙人枕頭,揪~夭壽喲。」以棄夫模樣向他抗議。神無月當然看得出來草一色是想藉著揶揄沖淡短暫分離的不捨,因此他出遠門的前一晚必會在床上更賣力地當個稱職的好丈夫,火力全開地餵飽彼此,枕肩閒聊至天亮,他再望著已累到昏睡的草一色,給予一吻,才出門搭車前往機場。

    每回他要出遠門,一向是如此不正經的嬉鬧模式。這回草一色不吵不鬧,初時猜想他大概是工作忙季,索性各忙各的。現在忙得差不多,只差整理行李,得了空閒,才後知後覺—不單純,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

    神無月拿起手機,一按一滑,快速解鎖,進入常用聯絡群組,對準莫召奴的名字指尖一觸,悠揚笛聲搭配古箏撥彈,沉穩男中音隨之吟誦「有心無心.心在人間;多情薄情,情繫江湖。」詩句,而後重複兩回播放,在神無月耳旁繞響,越聽越是心躁,考慮是否該按下結束鍵,此時聽見對方接起的聲音。

    「神醫、聽說你正忙著出國,怎有空找我培養感情?」

    「莫召奴,我是為好奇而來。」半調侃的問候,讓神無月的心緒放鬆了些。

    「喔、好奇什麼?」

    「你有察覺到草一色最近有些古怪?」他想身為工作夥伴的莫召奴也許會知道些什麼。

    「神醫,你是他枕邊人,怎問起我這局外人?我可不是你家草一色的小三啊,哈。」

    「所以、草一色最近忙著與小三培養感情?」

    「神無月……你怎突然疑神疑鬼起來?難不成你最近真的被草一色打入冷宮了?」

    「你是否知道些什麼?」莫召奴選擇用問話作回,其中必有蹊蹺。

    「這啊、何不去問當事人?明明本尊跟你住在一起,神醫、何必捨近求遠?」

     莫召奴略為思索,揚笑再問:「莫非你開始有中年危機的自覺了?」

    「……算是吧。」

     實在不想勾選魅力喪失這項可能性。因此想探莫召奴的口風,情報沒有,反倒被虧,唉。

    「神醫、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的人不只有你,你還有三天時間挖真相,我僅能提示到這。」

    「莫召奴、多謝你的開示。」神無月心裡多少有個底了。

    「唉~你們別玩得太激烈才是對我最好的回報,少讓我員工因你而不得不常請『生理假』。」

    「哈~我會幫草一色加強『重訓』,讓你員工有健全的身心,工作表現定會更好。」

    「神無月、你可以再得寸進尺點,我會很樂意提點草一色假使擔心睡過頭,不如考慮搬回員工宿舍。」 

    「咳,莫召奴,據說拆人姻緣是會倒楣一輩子。」

    「這不是拆,是大發慈悲做善事,幫助某人製造『久別勝新歡』的機會。」

    「哈哈哈~」在你來我往的打嘴鼓裡,他們緩緩結束通話。

     解鈴還須繫鈴人,長吁一口氣,神無月決定先整理行李,等草一色回來後再來好好聊聊。


     ❖❖❖  ❖❖❖   ❖❖❖


     終於!殷殷期盼的寶貝總算入手!

     草一色小心翼翼地用雙手緊抱高度超過他半身的宅配箱行走著,腳步輕快,貌似不重。他邊走邊想,回家一定要拍幾張開箱照紀念!嘿嘿嘿,正好趁神無月出國時來試試效果。越想越興奮,步伐漸漸加快。

    抵達家門口,草一色將箱子抬高,扛在左肩上,騰出右手從牛仔褲口袋裡掏出鑰匙,對準鎖孔插入,往右轉兩圈後,握著門把,施力一壓,大門打開後,謹慎地眼觀四面八方,留意屋內的動靜。

    「神無月?啊囉哈~有人在家嗎?」沒有應聲,看來不在家。

    草一色扛著箱子進門,在玄關處用腳踝輪流左右互摳,製造空隙,讓腳掌從鞋子掙脫出來;接著用腳背力量一推,把鞋子靠攏擺放一旁,襪子沒脫,也懶得換穿室內拖鞋便大剌剌走進屋內,走沒幾步往左一轉便是他的工作室。轉動門把,開門進入,草一色將箱子輕放工作桌上後轉身離開,將門關上。為了小心起見,還是往主臥室、書房繞一圈,確定神無月是真的不在家,才能更為安心地獨自享受開箱樂趣。

    打開主臥室的門,左右張望,沒人。換邊,走到書房前,禮貌性敲敲門,再開門,空無一人,太好了。

「寶貝兒!我馬上幫你解開束縛~♥」

草一色欣喜地朝天攤開雙手,跨步飛跳,一步一蹦地跳到工作室門前,而人像被按了暫停鍵,定住不動。

    「草一色,『寶貝兒』?」神無月站在工作桌旁,手指輕敲宅配箱。

    這箱子莫非是讓草一色最近對他異常冷漠、處心積慮想隱瞞的真相?他與莫召奴通話時,有再次確認草一色收工時間,所以當他將行李準備妥當後,在家簡易烹煮用餐,接下來的時間便守株待草,沒有外出。因此,草一色準備開鎖進門時,他人在工作室裡找尋工具箱,想要處理廚房的流理台水管塞住問題;當他聽見草一色那頗有事的問候,決定不回應,採取按兵不動,根據他的動向來隱藏自己的蹤跡,靜觀他準備演哪齣。然而在草一色打開工作室門前,他立即蹲下,勉強將自己塞進工作桌下,僅能放腳的狹隘空間裡。

    他怎會在家?!草一色眼神望左瞄右,他該如何說,才能讓神無月離開他的寶貝箱子。

    「那個……是我買的新玩具啦,類似之前買的鋼彈模型那一類。我就、不小心心癢手滑下標這麼大尊回來,不想讓你唸我又亂花錢,所以才……」草一色抬起右手狂撓頭,顯得既心虛又覺得尷尬,內心默默祈禱著神無月能高抬貴手,放他一馬。「你不是還忙著出國的資料,都處理完了?」試試轉移話題的招數,希望能沖淡神無月對他寶貝的興趣是最好不過了。

    「嗯、提早完成了。」神無月移步,走到草一色身旁,在他耳邊低語。「你似乎忘了我是好奇的人,尤其對你……」食指輕輕由下往下挑勾他的喉結,「努力想隱瞞的秘密更感好奇。」

    神無月此舉使草一色背脊發涼,寒毛直豎,雞皮疙瘩遊走全身,他有很不好的預感。他該繼續裝傻隱瞞還是坦白從寬?奇怪,神無月不可能知道,到底是怎發現的?現在該怎麼辦?順郎意,誘上床,一起動次動次,放出彼此的野獸,激戰得汗水淋漓,是否就能交差了事,不再追究?唉、他幹麻不裝傻,讓人保有一點個人隱私啊。

    「草一色,有什麼難言之隱嗎?」神無月將移開手指,改調戲他的右手掌,試摳幾下,而後十指交握,貼覆在自己臉頰上,等待他的回答。

     「我……唉~神無月,你真的想知道?」

    被神無月搔得心癢,小雞雞也癢起來,真是讓他心軟想繳械投降。也不是說不能與他分享,的確是有些難以啟齒。他在意他知道後的反應,也擔心他的寶貝兒會因此有危險,哎呀、早知道就先藏在公司裡,等他飛出國後再帶回家研究才是,唉~都怪他沉不住氣,心太急,太想知道效果如何。

    「嗯,與你有關的任何事,對我來說很重要。」

     神無月眼神如此真摯,如此得讓他心動,該死,他家草小子快將帳篷搭起來了,可惡,給我撐住!

    「你先答應我,不能笑也不能生氣,不能有意見,更重要的是要幫我ㄧ把。」草一色想了想,反正遲早也會被他發現,那至少先要幾個保證,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放心吧,我會幫你。」草一色的嚴肅警告,讓神無月更感好奇他藏了怎樣的『寶貝兒』。

     草一色眼神示意,要神無月先鬆開他的手,然後走近宅配箱旁,拿起筆筒裡的美工刀,推出刀片,頗為謹慎地劃開封箱膠帶的封條,打開紙箱,雙手伸進紙箱內,將『寶貝兒』抱出,並轉正面給神無月一觀。

    「……這是?」神無月相當錯愕,看著傳說中的『寶貝兒』。

    「人型抱枕,我將你的裸體照片提供抱枕製作廠商,訂做與真人一比一同高的抱枕,然後拜託真田龍政幫我設計一套APP感應程式放入抱枕裡;因此,這個人型抱枕能偵測使用者所撫摸的部位、力道做出符合其個性的話語來回應,當然必須事先錄音再輸進程式,更新音檔可利用手機APP與抱枕做同步傳輸與編修。」

    草一色將抱枕正面轉到自己方向打量幾眼,非常得意的繼續說:「嘿嘿、輸出效果蠻好的嘛、捏起來質感也很好,雖然我之前有偷錄你的聲音,將音軌提供給真田龍政放進程式裡,不過音質不是很好,既然你答應要幫我,那有勞你等等充當下『寶貝兒』的配音員囉!」

    「……」

此刻,神無月總算明白莫召奴那時所說『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的人不只有你』的意喻為何。

    原來如此,這陣子草一色忙著訂製他的裸體抱枕。至於為何要這麼做,他也猜得到原因—不甘寂寞。在他出差到國外那期間,至少還有這『寶貝兒』陪著草一色,他可以盡情地調戲『寶貝兒』製造點樂趣。神無月越想越覺得不太酥服,雖然只是本尊不在時的暫時替代品,但他現在有股詭異地反被取代感,某種吃醋的趕腳啊。

    「草一色,配音等等再來也不遲,你吃過晚餐了嗎?」

    「還沒,你這一提倒是有點餓了。」

    「好,我也還沒吃,我們一起吃。」

    「那你想吃什麼?」

    「吃—讓人不省心的草一色活肉大餐。」

    「蛤?那安捏啊~」

    神無月將草一色抱在胸前的『寶貝兒』抽開,放在工作桌上,然後將他攬腰扛抱在左肩上。

    草一色居然讓他那麼擔心、還以為是不是自己失去吸引力,原來,他們都捨不得離開對方。


(完)

=============

歸語:

七年之癢促成2015年與瑾璃&夏燈合作【月見草】無料本,

明明是去年三月中旬所寫,總覺得過很久很久,也忘了貼出來分享~(業障重)


19 Jul 2016
 
评论
 
热度(4)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