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太【儒者之尊,侯】

【儒者之尊,侯】


太史之姓,儒門貴族象徵。

以「侯」添名,成吾族所願,揚眉儒門,天下滔滔首論儒。

太史侯,即是「傳統」,重禮尊儀,不可拂逆。


自幼以來,循規蹈矩,以身作則,剛正不阿,不苟言笑,只知-盡心盡力鑽讀儒書。

縱使被同儕譏笑,書呆也罷,古板也罷,頑固也罷,悶騷也罷。

貫徹逐步靠近遠景,那些謬語,有何介懷。

握有能力,權力在掌,何須顧及人面營建。


直到-

弦知音,出現。


傲然無懼「自負」動盪,甚至學會「厭煩」,明白何謂「棘手」。

弦知音,討人厭的傢伙,畫上等號。

怎有人如斯,淺笑慈眉,只消一眼,宛如看透人心。


※※※


「太史侯,面雖顯得繃肅,實為心溫良善,大家別怕他,以禮詢候,他則應禮相待。」他如是說。

「咦,不敢前去詢問?不如,弦知音率先示範。」所以,跑來打擾他一湖萬年秋水寧靜。

討人厭的傢伙,看準他的弱點。

『無法對有禮之人,無理回應。』他對眾人說。

此後,儒生如雨後春筍,個個靦腆前來,與他討論典籍學識。

※※※

「咦,太史侯也懂樂理,甚好、有伴,不愁寂寞。」

鬆落背上無絃箏,神采飛揚,靜等他的簫音和鳴。

「太史侯,可會下奕?要不試試與東方奕下一盤?」

不慎路過涼亭,被他眼尖喚停,擋住快步離去身影。

討人厭的傢伙,難不成被發現,他不懂「拒絕」該如何出口。

總有天,會懂-對他「當場拒絕」。


※※※


「太史侯-我決定拋棄教統身分,入空門悟禪,尋找天命。」轉身,持缽,離開學海。

「你-!!!」

氣得話無法說全,實在太過分!

憑什麼,他憑什麼出現,憑什麼搶走他汲汲營營所望的地位後,毫不留戀拋扔。

自私自利!盤算好的人生道路,被攪得凌亂,擺明整他,見他笑話。


弦知音,選擇分道揚鑣,也是你。

自此,太史侯,不識弦知音。

我們,這生,最好永不相見。


※※※

「太史侯,想向你討取一物,冰凝血蟾。」

「噢-可是用你教統身分索取?不過,這是吾私人之物,似乎是超過教統職權之外了-」

是,這幾年,他學會以謙化拒,不會再受他擺弄。


「貧僧是以私人交情,向你情商。」

「如此,我也可以用私人理由拒絕了。」

弦知音那瞬錯愕,大概沒想到-他變了。你何嘗不也是。

「貧僧」,令人厭煩的字眼,更顯得他們的距離已是如此遙遠。


「太史侯!自你口中,實不該說出這般話語-」


那不然,吾該像過往任你隨心所欲予求囉?弦知音,你也很過分啊。

連斥責吾,也顯得如此痛心-不拒絕,該如何與你進一步談條件,拿回我該擁有之物。

「你想說的話,我了然於心,我會將今日之事,記在六部功品之上。」這是你說的。

「若無其他事情,禮執令告退。」

「唉-」


你,現在還能猜透吾之心思否?

弦知音,那聲輕嘆,分明是讓吾無從忽略。

嘆意為何,可是後悔,還是惋惜?


身分,成功讓我們越隔越遠,當時,你可曾預料會有此景?

你的箏聲,我早聽不見,更不想聽見,你的彌彌之音,皆是騙局。

怒揚袖離去,忿忿不平,心煩氣躁。


你的型態,更甚以往,過份討人厭,你的慈悲憫人,萬分刺痛吾眼,彷彿指控吾卑劣。


『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無了時。

吾自生來不蔽體,摘下雲霓作僧衣。』


詩號,完全棄儒從佛,很好,吾定光耀儒門,摘你佛光!


※※※

「哈哈哈哈、怎料功虧一簀啊-」


太史侯離開學海,仰天大笑,笑得猖狂,笑得荒謬。

他千辛萬苦,把所有可能都算盡,怎料天意-


哈,沒想到他也會說起「天意」,弦知音,看見吾笑話,感想如何?

所汲汲營營的職權,而你視之壁屣,終成空夢。

竟落得此下場,無意將己推離學海越來越遙遠。


縱使遙遠,他,太史侯,絕不放棄!

放任學海,讓心機者得逞,怎麼可能,吾定讓東方奕,生不如死!


※※※


「怎麼,吾出現,讓你失望了嗎?」

弦知音眼裡錯愕,怎麼,你是很活該、愛逞強,

吾救你,純粹不想讓東方奕太過囂張,還不快反擊回去,發什麼呆!


太史侯再一贊掌,眼神示意,與佛公子同心協力,震退東方奕強大之招。

「這位大師,也已入空門,非是學海之人,教化人心那種狗屁事,非是吾等責任。」

看什麼看,反正吾已被驅逐學海,無需管太多禮則,趁機多罵幾句俗話,大師,可有意見?

斜瞪佛公子,不停偷瞄自己,那副臉癡呆傻樣。

※※※

什麼,回歸失敗?

弦知音,你-該不會又開吾玩笑?

你還沒親眼見吾當上教統,那帥氣英姿哪-怎可以,實在太過分!


這些年來,吾與你鬥氣,豈不顯得更可笑?

你這沒剃光頭,假禿驢!!!給我回來!!!

我不准!!!絕、對、不、准你先落跑!!!


你的佛堂在哪,吾替你拆毀!!!

你實在是-好自私,把吾的青春還來!!!


倒頭來,竟只是吾一廂情願,哈哈-

既然如此,你最好、明天大後天,別出現吾眼前。


不然,你死定了。


舉起酒罈狂飲,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敬你,大笨牛‧弦知音。


不要,老是半夜跑來搶吾床睡,混蛋!


(完)

-----------------

2009年所寫給水織的回文~~XDDD


25 Jul 2016
 
评论
 
热度(12)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