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雪】接下來如何02

【燭雪】接下來如何02


他不像大哥,任憑怎想都無法想出兩全其美的法子。

無論是父親與天地不容客輪流規勸,既然無法全力以赴,陷於情義兩難的糾結,不如退出戰圈。

他明白大家的好意,可是他所有親友皆在戰場上為最後戰役做準備,生死難料,他們希望他撒手別管,靜等消息。

他想要變強是為了保護所想要保護的人,不想再被他們體貼保護著。

變強了,竟是如此地無能為力。


只因他眼裡的燭九陰不同於他們心裡的元邪皇,無法抱著深厚的敵意且畏懼著。

同仇敵愾的情感意外地被燭九陰斷開,當燭九陰與元邪皇身份相疊後,雪山銀燕在那時那刻所感到的震撼一直在心裡迴盪著。

原來想像中的恐怖巨大的萬惡魔王,只不過是一具血有肉渴望回家的滄桑客,他所汲汲營營的歸鄉渴望釀成毀天滅地的屠殺。


「燭九陰,我與你同死。」


這是他唯一想到的答案。

雪山銀燕不再是任何人的負擔,這也是不辜負燭九陰的最好法子。


身子往下墜時,耳裡傳來大哥聲嘶力竭一聲接著一聲吶喊,而他雙眼直直注視將他推開的魔已被火光掩蓋身影,然後伴隨吼聲絢爛炸開,那粗暴撕裂血肉的分離,他也正炙熱感受。

血與淚交錯,一滴接著一滴離散,雪山銀燕想著燭九陰最後對他說的那幾句。


「銀燕……」

「呵……你…….走吧。」


彼此無法好好與對方說再見。

※※※※※※


「……銀燕……雪山銀燕……雪山銀燕……」聲音不停地催促。


雪山銀燕不是很想從一片漆黑世界裡掙脫出來,清醒實在太過痛苦。

對方不知何謂放棄,聲聲喚著雪山銀燕,甚至大力搖晃起他身子。

煩死了,被吵得更是頭痛劇烈,痛蔓延到四肢全身,無法再逃避。


「雪山銀燕,嗨咿~還記得我是誰嗎?嗯~我應該先問你,看得清楚這是什麼嗎?」

雪山銀燕悶吭一聲,睜開視線仍是模糊,多眨幾回,逐漸聚焦,看見那帶有春櫻色彩的倩影正對他晃動著手指。

「你……為什麼會在這?」雪山銀燕試著施力移動身子,發現一點力量也出不了,呈現動彈不得狀態。

「這就幻囉~應該是我問你為何在這吧?道域唯一的入口桃花源早已封閉,你是怎混進來的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道域。那時我好像……墜入伏羲深淵裡沒多久便失去意識。」

「唉~本想問你從哪個狗洞鑽進來,以為可以趁此再偷溜出去。」

頭痛又是一陣陣襲來,干擾著思緒,雪山銀燕不死心地想抬手……

「你別動!」飛淵急忙按住他的肩膀,見他醒來便顧著說話,忘了要提正事。

「雪山銀燕,那個……當我們發現你的時候就……抱歉,我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右手會不見。」

彼此陷入一陣沉默,雪山銀燕闔上眼。


「我的手……早就斷了,你不用在意。」粗啞低沉的聲音頗為平靜,隱隱約約地也有股惆悵。


「對了,我們找到你時,在你身旁還有位小兄弟,目前仍是昏迷不醒。」

「小兄弟?」雪山銀燕頗感困惑提問。難不成是他摔落道域時壓到路人?

「對阿~我這次有好好摸個清楚,胸摸起來硬梆梆的瘦排骨,不是軟嫩那種喔~」

飛淵邊說邊對雪山銀燕比手畫腳,試著勾勒更多關於那位小兄弟的模樣。

「頭髮紅紅的,恩~髮尾有點翹捲,綁著高馬尾,對了~左臉頰有火焰疤痕,年紀大概……九歲左右吧。」

「飛淵姑娘,能不能帶我去看看那孩子?」雪山銀燕心跳得很快,抱持某種說不上來的期待。會是他嗎?

可是,為什麼會成束著高馬尾的九歲孩子?他必須親眼確認,到底這是怎回事?有太多讓他備感疑惑的古怪。

「雪山銀燕,他是誰啊?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

咦?雪山銀燕沒反應,難道笑話太冷?飛淵急忙打哈哈,只好自己接話圓場。

「哈~我是開玩笑的啦!我離開中原差不多三個月,你怎麼可能迸出私生子嘛~不過,我發覺你跟這小兄弟共同擁有一種很特殊的氣息。大夫說你現在還不能下床,得再躺個三天,到時我再帶你去見那位小兄弟。你放心~我保證他整株完整,我都幫你摸得徹底,該有的都有,全沒少喲!你就安心休養,我去幫你拿點食物過來。」

飛淵踏出房門前,轉身再次叮嚀:「你乖乖躺著,別再亂動喔!」


「嗯。」


 會是他嗎?無論如何,必須快點好起來,親自確認。



(待續)

==========

這是坑,這是連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的坑。

想到什麼便想什麼的廢材自萌著,能走多遠便走多遠。

名字原是(這樣太危險)因腦殘忘了臨時變成(接下來如何)狀態。

期許之後一篇比一篇貼得更長,以上,謝謝收看:)


29 Jul 2016
 
评论(4)
 
热度(36)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