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離_衡蔑_囚鳥 (01)

東離_衡蔑_囚鳥 (01)


人一死,便什麼都沒有了。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消散,直到不再存在活人記憶裡,徹底灰飛煙滅。

※※※※※※※※


不知不覺走出安全範圍,他停下腳步,收起纏繞指間的微弱光芒,身影頓時融入漆黑裏。

小心翼翼地以雙耳聆聽四周,沒有蟲鳴鳥叫,毫無生息顯現,他評估繼續前行的可行性。

此刻,他聽到西北方傳來細碎聲響,貌似搬運鈍物的走動聲,有碰撞聲也有摩擦的聲音。


該不該前去查探?

沉思順利脫身的捷徑,他能有幾種模式來應對未知的危險?

想了想,他決定看看那不該存在的活物。


他早已習慣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裏,也能做到無聲無息地行走。

將身影藏於樹木間做掩護性移位,慢慢接近聲音的源頭。

月光忽從黑幕裏探出,緩緩灑入林間,他急忙躲到離己最近的樹木後方,藏在黑暗裡窺視。

那人從頭到腳被黑斗篷罩住全身,面龐閃閃發亮,仔細打量才知是銀製面具受光產生折射。

面具是骷顱造型,掩至鼻上,而在他頸間處有一圈鎖鏈纏繞於胸前,扣著一個方型大鎖,鎖下仍有鎖鍊扣著再從胸分開繞至背後,也是一道鎖。

這黑衣人到底是……什麼人?奴隸嗎?難不成是非常危險人物才不得不被如此對待的禁錮?

他應該要迅速逃離,不該繼續好奇下去。腳步遲疑考慮折返時,他瞥見那人謹慎地從地上捧起一顆頭骨,左手從袖口裏拿出一條粗布細細擦拭骷顱頭時,瞬間無法動彈,望著那人嘴角揚著異常溫柔的笑容,非常珍惜那本該是人類的頭骨。

他看著黑衣人將骷顱頭擦拭滿意後,蹲下身子拿起旁邊的木箱,將頭骨輕放進去,闔上蓋子,放置一旁,接著脫去手套,徒手挖出土坑後,把木箱放進坑內,覆土掩蓋。黑衣人從地上拿起一塊木牌,用匕首刻劃幾刀,便將木牌插在那土堆上。

黑衣人注視著那木牌,沉默無語,片刻後右手覆面,揭去面具,露出稚嫩且蒼白的臉龐。

這時他才注意到黑衣人瞳孔在月光下閃著翡翠光澤,若在無光的夜裏恐怕會讓人誤以為是嚇人的野獸青光。


「好好睡,以後不用再感到害怕,以後我有空會來看你,晚安。」聲音乾啞,帶有奇異的溫柔。


黑衣人向木牌鞠躬致意,帶起面罩便轉身腳步一鈍一鈍地離開。

若不是因黑衣人痀僂太過嚴重,若不是他有脫下面罩,他恐怕以為黑衣人是個小老頭子,現在看來年紀恐怕與他相差無幾。


※※※※※※※※

之後的無月之夜他在此處都會遇到同一位黑衣人。

對方依舊是默默擦拭頭顱、掘土放箱、刻牌致意。

有時候會聽到黑衣人喃喃自語,似乎在回憶什麼,感覺是很片段的語句。

若能再靠近點……嗯,還是保持對彼此最相安無事的安全距離吧。

直到有一晚的失誤無法再藏匿於黑夜,因此與那位小老頭子產生更多意想不到的接觸與對話。

有次,他忍不住問小老頭子一個頗為危險的問題。

「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遲疑一會,黑衣人道:「主人有賜代號給我。」

「什麼代號?」

「9527,我的代號是9527。」

「不然這樣,我叫你阿骸,好嗎?」

他拿起木枝在土堆裡寫出阿骸兩字給黑衣人看,順口問他。

「你識字嗎?」

黑衣人搖搖頭,翡翠眼睛閃閃發光,眼神非常用力地瞪著那複雜的筆劃,試圖硬記入腦海裏。

「啊、那我要怎麼稱呼你?」


「叫我……非羽。」


他仍僅記著家訓,絕對不可向陌生人貿然透漏身份與名字。

也許會有那麼一天他願意告訴阿骸,關於他的真名。


「我是鍛劍祠之護印師,名喚丹衡,今後請多多關照。」


初識那年,他與阿骸正值束髮之年。



(待續)

==================================

嗨嗨嗨嗨嗨,兩周前就很想寫衡蔑,終於開坑了,呼呼哈哈呼呼~

呃、要追這坑的人要有心裡準備,絕對寫~超~級~慢~冏||||

不僅寫這兩人的故事,時間軸會亂跳以拼圖方式寫~UUa光這篇要補的故事洞也不少~ (痛揍) 


13 Aug 2016
 
评论(8)
 
热度(15)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