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心] 最好的一天 04

[雅心] 最好的一天 04

不知不覺在演藝圈奮鬥十年,從陪朋友試鏡反被紅牌挖掘,試著拍攝平面廣告,轉進戲劇嘗試角色扮演,拍起幾部電影,然後拿起麥克風一展歌藝,不斷地學習與開發新技能,生活過得充實與繁忙,也不時參與公益活動,一路走來被封為零緋聞的優質暖男。

參加綜藝或談話節目,曾問過數回他喜歡什麼類型的人,沒想過談戀愛?他與某位男演員合作幾部影像作品也被戲迷歪歪配對很多種可能,因此性向喜好曾被揶揄過,他以微笑作答,保持低調生活,偶爾在社群網站分享幾張生活景色,寫幾句溫暖問候與粉絲作部分互動。

因工作關係認識各式各樣的人,不論是幕前幕後相處愉快,結交不少有趣的朋友,然而不曾遇到令他怦然心動的人……縱使透過戲劇感受愛情各種面貌,不曾有過假戲真作的念頭,戲裏情人,戲外……只是相處愉快的好朋友。曾經紅牌虧他是戀愛白癡,明明有好幾次機會,卻被他紳士行為拒之門外,倒讓從旁協助的哥們意外覓得良緣,讓紅牌翻白眼吐槽:雅少你是月老投胎膩?

……也許他是和尚投胎?對感情沒有渴望與嚮往,覺得可遇不可求,僅有隨緣,如此說後被紅牌痛批不夠積極進取,男人大多數是下半身思考,不該這般淡定,怎能如此清心寡慾?總有想宣洩時候,雅少你-應該會打手槍吧?……咳嗯,紅牌,這……不勞擔心。

最近紅牌提起說要舉辦一日粉絲助理活動,除了回饋粉絲也是歡慶他入行十周年,卻未告知更多活動相關訊息與時間,僅說靜靜等候,到時見機行事即可。從那天起,笑劍鈍有注意到霜兒與扶白揚常常私下討論,看到他立刻裝作沒事而各自散開,讓笑劍鈍有些在意。

※※※※※※


刀龍飯店1314房門外,刀無心小心翼翼地耳貼房門,試著打探門內有無動靜,他緊張地吞嚥口水,再躡手躡腳與門口保持一段安全距離,用氣音小小聲地與扶白揚對話。

「白揚大哥……我覺得我們這樣好像小偷,也蠻有偷窺狂的感覺耶……」

「這叫……給偶像的驚喜。」

扶白揚不忍說自己也覺得有侵犯他人隱私的變態感,一切都是為了節目效果,對,雅少也同意了,只是不知道哪天會被突襲。

「噢……白揚大哥,我有點緊張,可不可以讓我先去飯店吧檯喝杯酒壯壯膽再上?」

「你酒量如何?」比起酒量,扶白揚更擔心刀無心臨陣落跑而丟下爛攤子讓他苦惱。

「嗯-嗯嗯……」刀無心略做沉思,「應該還行!」

扶白揚不敢賭喝完酒的刀無心到底行不行。

「無心先生,不好意思,怕耽誤雅少後續行程,我們直接來,放心,我會在後方支援你。」

「對齁,白揚大哥,那我要進去囉?」

「嗯。」

「我真的要進去囉?」

「好。」

「白揚大哥,我真的可以……」

「可以,你想對雅少怎樣都可以,攝影師會跟在你後面,快進去!」

再問下去,扶白揚恐怕無法忍住把刀無心一腳給踹進去的念頭。

「噢……」

刀無心提口氣再緩緩吐出,拿著門卡對準門把上的感應處,嗶的一聲,順利解鎖。試著轉動門把,門開了個小縫,裡頭一片漆黑, 藉由身後攝影機的補光燈,慢慢照出房間內的狹小通道,走個五六步便能看見臥房。

床是KING SIZE,棉被攏起小丘,刀無心慢慢靠近,看見一頭金色長髮散在棉被與枕頭,掩蓋面容,雅少背對著自己,而且整個人被棉被吃得徹底,無法窺看更多……刀無心忽然想起小時候阿母說的睡美人故事……現在他所面對的是王子大人躺在床上等著被喚醒,啊~緊張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心臟劇烈地動次動次蹦跳。

刀無心壓低身子漸漸逼近笑劍鈍,擺出抓奶龍爪手的架勢,思索下個動作該怎麼做才能一氣呵成完成任務,身子一會往右傾接著往左歪,怎擺都覺得卡卡的,此時雅少有細微動作……讓刀無心頓然一慌,豁出去往前一撲,兩手各別壓在雅少肩旁,兩腳張開,用膝蓋頂在床上,這瞬間加速的重力讓床下沉晃動,也讓雅少渾身一顫,迅速眨開兩眼,立即展開反射性動作想查探發生何事,砰的一聲……兩人額鼻相撞,嘴唇輕壓一處柔軟然後分開。

「唉喲喂……疼……」刀無心挺起半身,邊用手背揉著額頭,邊擠眉弄眼打量雅少的狀況,有些擔心雅少狀況。

笑劍鈍睡眼惺忪躺回床上且帶著迷惑不解,為什麼他床上有人還跨坐在自個身上?透過微弱光影照出眼前之人模樣……有著兔耳少年?難道他還沒睡醒?這是夢?


「你……是誰?」


「啊……你好你好,我是你今天的特別助理-刀無心,刀光劍影的刀,無中生有的無,心跳加速的心,你可以叫我無心~」

刀無心自我介紹不忘帶雙手動作增加效果,卻讓雅少看得更是懵了。

「詳細你可以問站在旁邊的白揚大哥~」讀出雅少的一頭霧水訊息,無心趕緊補話,幫忙指點光明燈的方向,接著靦腆地爬下床,像個執事恭敬地在站一旁。

笑劍鈍隨著刀無心手比的位置望去,看見光源來自於攝影師,再往旁看,整臉驚呆了……扶白揚?Where?觸目所見是一只恐龍意興闌珊地對他揮手?真是那位總是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嚴肅冷酷,對工作的自我要求極高的扶百揚?怎看起來一副委靡不濟,充滿濃厚被趕鴨子上架的無可奈何感,這是甚麼情境戲?頑皮家族?

「咳-我是粉絲助理活動的第一關主持人-扶白揚,雅少、在你身旁這位打扮成兔子執事的刀無心先生是萬中選一的幸運粉絲,他將協助打理你的今日行程。」扶白揚拿著麥克風面對一台設影機做開場介紹,順便幫雅少快速了解目前狀況。

「嗨……大家早,我是雅少-笑劍鈍。」這應該是他面對鏡頭以來最為尷尬的狀態吧……被陌生人壓在床上無法動彈的清醒方式超怪異。

「扶白揚,請問我還需要配合做什麼?」

「雅少,容我向你說明粉絲助理活動第一關名稱是『叫大明星起床』,無心在進來前抽了三張牌,分別是:床咚、耳邊吹氣與早安吻,他必須用這三種方式叫您起床,缺一不可,根據方才狀況,床咚達成、早安吻……嗯……勉強算有成功,耳邊吹氣任務失敗,所以現在得進行懲罰遊戲。」

「懲罰遊戲?」原來那一震是床咚?笑劍鈍恍然大悟。

「我有吻到?!」是那一撞嗎?我竟然與雅少有螢幕初吻,迷弟的初吻就這樣獻給男神啊啊啊~刀無心內心小宇宙大爆炸,以無限驚嘆號方式炸開一叢叢的煙火。初吻居然是如此曇花一現,嗚嗚~藍瘦香菇。

「早安吻的畫面,無心你可以節目播出時好好回味,我們趕緊進入懲罰遊戲,現在我手上有號碼牌一到四號,雅少與無心請你們各選一張號碼。」

「三。」

「一。」

「雅少選三號,無心選一號,三號牌的內容是……」扶白揚用恐龍爪撕開號碼紙張,「蹭……臉毛!」換張牌繼續揭曉,「無心的一號牌是……蹭胸毛!」難不成這號碼牌全是蹭毛牌?製作這號碼牌到底是有多愛蹭毛,是毛控嗎?扶白揚想起霜兒的落荒而逃,也許與這有關聯? 

縱然扶白揚感到大翻白眼的無言以對,仍是盡責地宣布:「那就請雅少先蹭無心先生的臉毛十秒鐘,然後換無心蹭雅少的胸毛一樣十秒鐘,兩位可以稍作討論怎麼擺蹭毛姿勢,準備好了再通知我們計時拍攝。」


(待續)

==============================

不知不覺轉成一種「都Play都Play甚麼都Play」的狀態(?


07 Jan 2017
 
评论
 
热度(7)
© 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